北網評
首頁>北網評>正文

絕佳-一個經濟學狂徒的反思與忠告:要敢于承認自己掌握的是相對真

2022-12-05 20:23:51來源:青報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朋友圈

寄生虫排名教学代做百度排名,http://seo888.wikidot.com/,复制访问查看联系方式,搭建蜘蛛池程序,收徒,包教会,专业技术为您代做首页推广,诚信服务非诚勿扰。 ,一個經濟學狂徒的反思與忠告:要敢于承認自己掌握的是相對真

  



  作者岑科



  蘇格拉底有句名言,“我知道自己的無知”,乍一聽是句謙虛的話,但經過長期學習的人都知道,這句話的水太深了,絕不是謙虛這么簡單。



  歌德寫《浮士德》,主人公是位學者,多年埋頭鉆研,學識淵博,受人尊敬,但仍然苦惱,他知道自己的學識似是而非,有很多問題并沒有搞清楚,于是決定回歸世俗,想通過實踐獲取知識。書中有句傳世的話,“理論是灰色的,現實之樹常青”,反映的就是他的處境和心態。



  那種感覺你知道嗎,一個人從無知開始學習,不斷進步,到某個時候認為自己掌握了最重要的真理,卻又發現知識的局限和漏洞,最后看到自己的無知,我也經歷過。



  一



  我第一次覺得思考問題有趣,是在大學里讀政治經濟學,有一天在寢室里看書,腦子里突然冒出個念頭,把經濟想象成一匹馬馱著一個人——馬是窮人,騎馬的是富人,馬跟人相比不能太瘦也不能太壯,人跟馬相比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輕,就像貧富差距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,太小了不夠效率,太大了會把馬壓垮,即爆發經濟危機。這是我第一個“思維模型”。



  之后接觸到西方經濟學,覺得它更合邏輯,更近現實,而馬克思經濟學有很多自相矛盾、空洞說教之處,便將興趣轉向西方經濟學。幾年后,又讀到茅于軾先生的《生活中的經濟學》,覺得醍醐灌頂,頭一次感到知識是如此深入淺出,充滿魅力,大大激發了我學習經濟學的決心。



  茅老師強調經濟學的核心是一般均衡,價格由供求決定,反過來影響供求,一種商品的供求和價格變化,會引起一系列商品的供求和價格變化,但最終會趨于穩定,使所有商品的供求和價格實現平衡,同時達到社會資源的最優配置,用普通的語言叫“穩態”。



  受這個觀念影響,我認為只要找到一般均衡的成立條件,就能找到解決任何經濟問題的答案,甚至在一般均衡成立的條件中,有類似于牛頓定律和重力常數那樣的東西,只要找到它們,就能揭開經濟世界的奧秘。我一度拼命搜集一般均衡的理論文獻,希望通過努力鉆研,取得劃時代的突破。



  那時我相信,經濟學是研究社會最有力的武器,它假定人是理性的,資源是稀缺的,人們在利益最大化的動機下做選擇,結果必然最優而穩定,這樣貼近現實并且簡潔完備的理論框架是前所未有的,我拜倒在經濟學帝國主義的光環面前,認為經濟學能解釋所有社會現象,只要掌握它就有了破解人類行為的鑰匙。



  一直到凱恩斯的出現打破這個迷夢。



  二



  凱恩斯的理論晦澀難懂,但我清楚記得他在《通論》中所說的:經濟不止有一種均衡。這個觀點讓我驚醒,并將它與博弈論聯系起來。博弈論認為在某些情況下理性的人會形成背信棄義的不合作均衡,即“囚徒困境”,從側面證實了他的觀點。由于經濟存在多重均衡,要找出普遍的一般均衡常數是不可能的,我放棄了這種想法。



  這就使問題復雜起來:經濟存在多種穩定狀態,意味著無法確定個體選擇能否達到最優的結果,也無法確定社會可否形成最優的制度,制度演變會走更好還是更壞的道路。



  1991年蘇聯解體之后,幾乎所有人都認為,中國社會制度無法維持下去,將很快向西方靠攏。但時至今日,中國仍然保留著自己的政治和經濟體制,國家實力不斷增強,并以“中國模式”影響世界。



 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,市場化改革大步推進,我預計三到五年內隨著教育、醫療等市場的開放,大城市的戶口就沒用了。但多年后,教育、醫療等非但沒有放開市場,甚至商品房也開始實行限購。



 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后英國女王提出“為何沒有經濟學家預測到如此巨大的危機”的疑問,更引發了對經濟學的質疑和反思。盡管如此,我對經濟學的信念沒有動搖,因為沒有找到更有力的理論工具和知識方法。



  一直到我認識朋友圈里的“奧派”(奧地利經濟學派),他們自認為掌握了唯一正確的經濟學,因為奧派理論是基于公理假設,從公理出發經過嚴密邏輯推導得出的結論,所以不可能錯,他們稱之為“尚未普及的科學”。



  這種自以為是的學風讓我厭惡,但他們強調邏輯一致、先驗正確的視角使我注意到知識方法論的問題,并開始閱讀哲學史,探究經驗主義和理性主義的關系,讀到康德的二律背反,對我產生了巨大影響。



  三



  二律背反,即人們對某一問題的兩種觀點或判斷,既相互矛盾又同時成立。比如,“宇宙在時間上有起點,在空間上也有限度”和“宇宙在時間上沒有起點,在空間上也沒有限度”是相互矛盾的命題,但通過邏輯可證明兩者同時成立,此外還有像物質是否可以無限分割、世界是否存在自由意志、宇宙是否存在必然成因等命題,都存在著二律背反。



  二律背反不是隨意捏造的,而是有深刻的認識論根源,它表明經驗主義和理性主義都是殘缺的,不能提供完整知識,因為人的理性能力有限,超過界限就必然陷入矛盾和困惑,這是在幾乎所有問題上人類認識都會相互對立的根本原因。



  我被這個發現打懵了,也打醒了。



  自古以來很多體現人類智慧的信條,其實是相互矛盾的,比如說兔子不吃窩邊草,又說近水樓臺先得月;比如說宰相肚里能撐船,又說有仇不報非君子;比如說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,又說人人為我,我為人人正像哲學家桑塔亞指出:幾乎每句格言對面,都有一個意義相反并且同樣充滿智慧的格言。



  生活也是這樣,同一件事總是“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”,在社會輿論中,對新聞事件的評價會自動劃分成兩個對立陣營,甚至在學術界,任何一位學術權威對面都能找到意見相反的權威,并且這些對立的觀點都能找到依據。



  這背后的原因就是二律背反,任何判斷都能找到相反的判斷,比如“人的行為有目的”和“人的行為無目的”、“人是理性的”和“人是非理性的”、“市場有效”和“市場無效”等命題,在邏輯上都成立,因為什么是人、什么是目的、什么是理性這些問題不斷追問,最后必定遇到時間、空間、有限、無限這些初始概念,它們是二律背反的,作為擴展命題的普通看法也是二律背反的。



  四



  這動搖了我的信念,過去我相信世界是按規律運行的,人能掌握規律,不僅自然科學如此社會科學也如此,但是通過更多的觀察,我發現不存在確定無誤的經濟學,更不用說其他的社會人文學科了。



  最明顯的一點是社會經濟現象不可預測,大到蘇聯解體、英國退歐,小到個人創業、婚姻破裂,再到股票投資、金融危機等,無人能準確預測。有人聲稱預測了金融危機,并拿出多年前的觀點作為證據,其實不過是把預測中正確的部分拿出來,錯誤的部分隱藏起來,“報喜不報憂”而已。



  謝國忠是一位著名的預測錯誤者,他原本是摩根斯坦利的亞太首席經濟學家,1997年因準確預測亞洲金融危機而聲名鵲起,多年來被投行媒體評為最佳經濟學家,但2008年后,他一再提出中國出現房地產泡沫,房價面臨下跌的觀點,卻不斷被房價上漲的事實“打臉”,成為典型的誤判。



  2020年新冠病毒漫延期間,我認識的一個朋友,也是一名中國前外交官、一位高層智囊,在中美兩國都生活了多年,對美國疫情提出預測,大家都很重視他的觀點,他對美國新冠病例死亡的預測是不超過500例,而實際結果已經超過19萬例,令人難以置信。



  五



  后來我進一步認識到,連自然科學也是不確定的。



  人們通常認為自然規律是確定的,那是指經典物理學而言。在牛頓力學描述的世界中,物體運動有跡可循,它假定時間和空間是絕對的,并且物體的位置和速度可精確測量,因此在理論上說,只要完全了解宇宙在某一時刻的狀態,便能準確預測宇宙中將發生的每一件事,換句話說,世界是確定的。



  而在現代物理學,也就是量子力學中,微觀世界的粒子不只存在于一個位置,也不會從A點通過單一路徑到達B點 ,粒子處于疊加狀態,受到外界測量時才會有確定結果,描述這個過程的波函數只能預測粒子的可能狀態,它是概率性的 。換句話說,世界是不確定的。



  在這里我們又看到了二律背反。



  數學是知識可靠的最后堡壘,但對我來說也被打破了,我讀過一本《數學:確定性的喪失》,它研究數學發展歷史,發現數學公理并不是普適的,而是根植于特定領域的經驗,數學在這些領域能作出精確有效的描述,但要是擴大到其他領域,適用性就可能消失。



  比如,在虛數發明之前,人們不能對負數開平方,在黎曼幾何出現之前,人們一直用歐氏幾何,在歐式幾何中,三角形的內角和是180度,但在黎曼幾何中,它大于180度。換句話說,理論都是有條件的,數學和物理一樣在條件適用時是正確的,在脫離條件時則必須修正。



  六



  到這個時候,我就從可知論者轉向不可知論和懷疑主義。



  個人或人類所擁有的知識,在我看來就像一座島嶼,知識的邊界是島嶼與海洋的分界線,知識越多,未知的邊界越大,邊界之外是人類認知所無法觸及的遼闊海洋。



  康德的二律背反揭示了人不可能單憑理性發現天然正確的命題,人們在實踐中發現社會經濟現象無法準確預測,即使在物理學和數學領域,量子力學和非歐幾何也證明了自然科學是不斷修正發展的,可見世界上沒有絕對正確普適的真理。



  當我們發現某一知識能正確反映事物的趨勢或屬性時,只能將其視為局部的、暫時的規律,而非普遍的真理,當人們對社會經濟現象做出判斷預測時,無論正確與否,都只是概率的結果。



  比如,有些人投資或創業賺了錢,其實只是契合了某種局部或暫時的規律,卻把自己的經驗看作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,在接下來某個時候傾盡所有、孤注一擲,自以為勝券在握,最后卻一敗涂地,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。



  過去我認為知識必須一以貫之,完全自洽,一個人的知識體系要么全對、要么全錯,如果你在某個問題上是錯的,在其他問題上就不可能對?,F在則認為不管是個人的思想體系還是在不同學派之間,觀點矛盾對立很正常,它們都可能對也可能錯,只是在不同的前提條件下,正確或錯誤的概率不同。



  按照哥德爾不完全原理,知識的完備性和一致性是不兼容的,你要追求完備就不能避免矛盾,你要追求一致就不能獲得完整。



  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,過去我認為兩者之間必有一個正確,一個錯誤,一個成立了另一個就不成立,現在則認為它們在邏輯上都可能成立,只是在實踐中不能偏執一端,在不同條件下可按不同的比例和形式混合運行,現實中沒有純粹的市場經濟或計劃經濟,想追求百分之百的理想模式結果大多是失敗。



  這種認識的好處是讓人視野開闊,能包容不同體系的多元觀點,對權威和既有的理論不盲從,隨時保持懷疑的態度,但不妙的是,這樣建立的知識體系會顯得不清晰、很龐雜,不能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去指導人的行動。



  經常有人跟我說,你寫文章總是這也對那也對,這可能錯那也可能錯,沒有一個明確的預測或建議,說了半天等于白說。



  七



  確實,如果按知識方法把人分為可知論者(獨斷思維)和不可知論者(懷疑主義),兩組對象產生的性格和觀念各有利弊。



  可知論者和獨斷思維在理論上明確,在行動上堅定,因此富有號召力,對社會實踐更有利,但是這樣思考的人往往盲目輕信,一意孤行,在個體生存中會面臨更大風險,在社會運動中容易形成激進的集體行為。



  不可知論者和懷疑主義在思想上更多元,能接納不同觀點,在社會行動中強調妥協與包容,有利于和諧穩定,但在創造事物或完成目標過程中總是充滿疑慮、猶豫不決,缺乏果敢和韌性,不容易取得成功。



  這正如一個硬幣有兩個面,很難說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,它們是一回事還是兩回事。



  現在在我看來,世界上任何問題都有一對相反答案,當你能解釋它們都是對的也都是錯的,才算真正理解這個問題,但同時也就失去了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愿望,追求覺悟的人大多會走向無為,活得明白與活得精彩總是難以兼顧的,這是個永久的悖論。



  但有時,這兩者也會以奇妙的方式呈現在一起。



  作為西方哲學的先導,蘇格拉底宣揚的“無知”精神象征著熱愛智慧、追求真理的寶貴傳統,多年以后,有位非常成功的企業家叫喬布斯,帶著偏執獨斷的精神開創了一個新的電子消費時代,就在喬布斯病逝之際,有人問他想要什么,他回答:寧愿用全部成就來換取和蘇格拉底共度一個下午。



  這讓我看到了人對知識的渴求亙古不變,永無止境。



  最后



  我相信求知是人的本性之一,不斷尋求知識的人最終都會得出這樣的結論:人是無知的,世界是不確定的,真理是相對的。



  如果每個人都有這種信念,就具備了獨立思考、敢于批判的精神,能避免輕信盲從所帶來的社會災難,但是在生活中承認自己無知,對世界沒有把握,就不會有成功的希望,要想成功必須表現得自信滿滿、真理在握才行。



  所以羅素說:這世界的問題就在于聰明人充滿疑惑,而傻子們堅信不疑。



  如果有一個人他既想要世俗的成功,又想保持誠實和理性,應該怎么辦呢?恐怕只能這樣:承認自己無知,承認自己掌握的是相對真理,不是終極答案,但總比沒有答案要好。



  這是我對自己,和對所有注重現實的理想主義者的最大忠告。



責任編輯:趙(EK003)

頭條新聞

點擊加載更多

頻道推薦

  • 社會
  • 娛樂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歷史
關閉
最新videosfree性另类,julia ann 精品艳妇,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成人片,刺激做爰高潮小说片段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